短信平台舊郵箱入口新郵箱入口

厘清權利義務關系高效化解糾紛

編輯: 發布時間:2019-07-23 10:39:02 來源:深圳調解中心

  在大額交易中,賣方收了合同款沒有開具發票,買方想要以此爲由拒絕支付後續的款項,這種做法是否可行?

  一、基本案情

  2017年7月,雙方當事人簽訂《加工産品購銷合同》,約定了交易方式爲現金交易,往後雙方合作均已以此合同作爲模板簽訂落實合作內容。由于雙方互有合作,對賬工作均以抵扣形式進行,並未實際産生支付行爲。直到2018年年底,雙方合作互有摩擦,決定不再繼續合作。經雙方對賬,被告剩余人民幣10320元仍未支付。雙方多次協商無果,賣家遂起訴至法院進行處理。

  二、調解過程及結果

  (一)梳理案情。調解員接到該起案件後,及時與雙方當事人進行溝通,了解清楚被告不同意支付的理由。被告確認所欠金額屬實,但由于原告不同意開具相應的發票,因此遲遲未對欠款進行支付。被告的訴求是原告開具相應的發票並拍照發給被告,被告立即安排款項的支付,原告可以在收到款項後將發票寄給被告即可。

  (二)案情分析。調解員對申請人提供的《加工産品購銷合同》進行核實,合同內的報價均未注明含稅或者不含稅。在這種情況底下,以正常的公司與公司之間的合作而言,交易後開具發票應爲默認的行爲,但在實際的交易活動中經常會出現本案中的情況。按照我國稅法的相關規定,提供貨物並接受貨款一方應在發貨時隨行開具增值稅發票。買賣貨物提供發票是賣家的法定義務。但是雙方在合同中並未約定開具發票爲付款的前提條件,買家以此理由抗辯不付款,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買家既然承認所欠貨款屬實,有調解的基礎。買家應按合同約定支付剩余款項,發票相關事宜可以通過稅務部門進行處理。

  (三)組織調解。調解員多次與雙方溝通,詳細告知被告支付行爲和納稅行爲在本案中的關系,解釋了開具發票雖然是收款方的法定義務但只是附隨義務,是否開具並交付發票不屬于當事人行使同時履行抗辯權或不安抗辯權的法定情形。被告再三考慮過後給出的調解方案爲申請人提供私人賬戶,被告在一周的時間內向其支付對應的款項。原告也作出相應的讓步,同意被告足額支付所欠款項即可,不再追究違約金、利息、訴訟費以及律師費,最終撤訴結案。

  三、案件評析

  通過調解員對雙方權利義務關系的解釋,讓當事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該履行的義務和合理的訴求方式,快速有效地解決了雙方的糾紛,也讓當事人有了更加合規的意識。國家對企業稅收管理日漸嚴格,公司支出和發票對公司財務稅收越來越重要。建議在合同中明確約定收款方開發票的義務,即開具發票是付款的前提條件或未開具發票的,付款方有權不予支付下一筆款項並追究收款方的違約責任。爲了避免當事人對發票稅收的承擔有爭議,建議在合同價款中約定清楚是否包含稅收。(信息員:劉治圻  丘愛玲)

頂一下
評論()】【加入收藏夾】【打印】【關閉】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誠征合作